关灯
护眼
字体:

国民偶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渐渐深了,一切恢复到平常,直到远近一阵鸡鸣,东方已是欲晓,狄阿孝起身,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习武热身,而是去给秦悦鸣说:“阿虎要成亲,阿哥昨天来了,托我和阿过一起去渔阳,与他们那边的家属商量成亲的事情。你知道,我是他亲阿叔,他阿爸去不了,总要有至亲出面。”

    毛芹死后,狄阿孝宠爱的毛夫人受不了打击,精神错乱,不久病逝。这狄阿孝又出走了两三年,之前的妾室以为他和他阿哥的矛盾太大,可能从此浪迹天涯,私下请求和离。狄阿鸟心里厌恶这些女人,几乎全让人照办。狄阿孝从陈州回来,发现家里就一个发妻在守着,苦苦等自己回来,像是幡然醒悟了一样,变得知冷知热,他夫妻二人重归旧好,而且好的如漆似胶。

    秦悦鸣给他整理着衣裳,也自告奋勇说:“你们男的怎么知道安排亲事的繁琐,你去了还像你娶我一样,抢走就行呀。李虎是个听话的孩子,自小我就疼爱他,要不我与你一起去,有了女眷,也可以与女方的母亲多说说话,毕竟有些话,你们男的不方便说。”

    狄阿孝迟疑片刻,还想说自己大娘不喜欢,这事儿,阿哥都没让大娘知道,让她干脆别参合,狄思娉却兴奋非常,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要求说:“我也去。我也去。我要去看阿虎的新媳妇。”

    人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情人。

    这话其实不假,小时候,狄思娉多怕她父亲,这一长大,却正好相反,在她父亲面前没大没小,反倒是狄阿孝要么娇惯,要么管不了了。

    见她一闹,狄阿孝就答应下来。

    他们从家里出来,汇合上赵过,本还想着赵过一个,哪知道狄阿田有一样的想法,正在马车中坐镇,前头赵秀才混个小马给她开道。

    之前,二房长子和三房长女是见面就掐,这次又一样,一见面狄阿孝就非要叮嘱狄阿田:“你去归去,一定要收住胡闹的性子。听阿哥说,人家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家,你要是去了在那儿傲娇胡闹,不定会不会惹得人家不快。这可是阿哥的亲家,这女子是要嫁个阿虎的,在中原,那可是太子妃。”

    狄阿田针锋相对:“你以为妞要去呀。还不是怕你去了杀气腾腾,人家以为咱家是杀猪宰羊的出身呢。”

    他俩斗,孩子们却很亲。

    赵秀才马也不骑了,喊着“姐姐,姐姐”,非要和狄思娉一辆车,在车里下棋玩九连环。

    就这样,两拨人合成一波,浩浩荡荡走向渔阳。

    到了渔阳,也没有惊动渔阳的地方官,就在李鸳鸯的带领下,直奔杨燕燕家去。

    还没到杨燕燕家,就见巷子外排着两支队伍,各自抬着大红箱子,面对面吹打弹唱,充满火药味。

    李鸳鸯一巴掌就摁脑门上了。

    他就不明白,这自己一会儿看不住,事儿就找来了。

    一开始,狄阿孝他们还以为阿哥又找人了,给抬来了彩礼,但转念一想,李虎大婚,按照这礼节,内府有点吝啬,这才觉得不对。狄阿田都从车上下来,指着问李鸳鸯:“这怎么回事儿?”

    李鸳鸯苦恼道:“能咋回事?我们殿下一走两三年,他们一家人的身份也得保密不是?这不,杨燕燕到出阁的年龄,说亲的人还不隔三岔五上门?”

    狄阿田吃吃笑笑道:“这姑娘还挺招人!”

    这可不是句好话。

    来个手下在李鸳鸯耳边耳语片刻,李鸳鸯到她跟前小声道:“一家是北平原的,几年前就不停来说亲,大娘给他说燕燕定好了,他不信,这不,一年不见燕燕的未婚夫回来,两年还不见回来……就又死磕上了。动不动就是说他家生意多大,我派人警告他也没用,说他认识这个,认识那个。”

    狄阿孝问:“等这姑娘等三年?”

    李鸳鸯道:“也不算是。这三年,他娶妾呀。”

    狄阿孝眼神眯缝起来了,冷笑道:“你不要说你不知道谁家的孩子?”

    李鸳鸯道:“高显铁氏。大贵族。大商人。据说是女学的女学生给他介绍的,看了画像就给缠上了。他们家那小子为了杨燕燕,都在渔阳买了宅子。”他敢肯定狄阿孝实在生气,低声询问:“王爷不是想杀他吧?我也想过,不知不觉弄死他得了,但大娘不让,她说人家喜欢杨燕燕,但也是在按知书达理的方式来聘,咱不答应,回绝了别人就行了,犯不着要人家的命。”

    赵过好不容易插上话,问他:“渔阳的呢?”

    李鸳鸯没好气地说:“姓黄。都是阿宝宝特在底下撺掇的。”

    狄阿孝没绷住。

    他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李鸳鸯冷笑说:“王爷你别不信。阿宝宝特给他表兄说,你要追求你追求呗。她姓杨的亲事定好不算数,根本成不了。”

    狄阿孝朝狄阿田看去。

    狄阿田代他问了,问李鸳鸯:“他图什么?”

    李鸳鸯面无表情地说:“那不就是他真实的想法?他就是觉得成不了。他觉得大王绝对不会让我们殿下娶杨燕燕,他觉得就是大王妥协了,老夫人也不会愿意。他就是这么想的,他估计还想着我们殿下要是因为此事跟大王闹别扭,他就能得宠信。他想得多了,他也许想当太子呢。”

    狄阿孝没说话。

    他气他也没法说话,狄宝就不是他阿哥的儿子了?你能怎么样他?

    狄阿田却注意到细节,表情诡异地问:“你称呼阿虎什么?我们殿下?”

    李鸳鸯承认道:“是呀。就是我们殿下,阿虎殿下是我东家,我一直都是他的人。”

    狄阿孝问狄阿田:“怎么办?”

    狄阿田笑道:“能怎么办?进去,直接干掉他们两家,难道你要退让一番,替阿虎礼让三先?”

    狄阿孝已经上马,掉转马头。

    他冷冷道:“我丢不起这人。”

    赵过立刻去揽他的缰绳,免得他一赌气,真走了,两个人陷入无声的争执。

    秦悦鸣下车问了一回,责怪狄阿孝说:“你要走你走吧。阿哥让你来干什么来了?你丢人你走了,阿哥呢?”

    狄阿田挽了挽袖子,邀请她说:“阿嫂?!我们走。给阿虎抢媳妇。”

    秦思娉和赵秀才百无聊赖,一见狄阿田这个模样,正合心意,先后跳下马车,干脆捋着袖子站到最前头。

    另外两家送彩礼的觉得不对劲儿,都有人来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被恶狠狠的赵秀才持鞭子赶走,他们就瞄狄阿孝这支队伍,发现后面没有抬彩礼,各自笑笑回队伍。

    于是,赵秀才持鞭带路,秦思娉提俩小拳头,狄阿田和秦悦鸣在前,狄阿孝、赵过和李鸳鸯在后,带来的人跟着他们,硬生生插到两支队伍之间。

    扣开门,前面七个人进去,后面的人就插在两支求亲的队伍中间,冷冷地应对他们的挑衅,不少人干脆按刃而立。

    进去了。

    堂屋杨大娘和杨大嫂都在,正两眼无神,一脸愁容地摆着手。

    左右两侧各站着两家的人,其中满头翠艳的媒婆最引人注目,花枝招展地站着,他们正在针锋相对地斗嘴,都快打起来了。

    眼看又有人进来,其中一家媒婆就避开年龄小的赵秀才和秦思娉,直奔狄阿田身边,拉了狄阿田来评理说:“我们家公子三、四年前就说聘她杨氏女,他们说定好了,定好了,要是没定好一定考虑,孩子未婚夫进了军府,去打仗了,回来就成亲,这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三年过去了,我们家公子都在等呀,眼看他们定好的女婿回不来了对吧,是不是该答应我们公子?我们公子为了她,可是在渔阳都买了大宅子。”

    杨大娘有气无力地说:“给你们说多少遍了,俺闺女真的定好了,一回来就成亲,你们就是不信。他别说两年没回来,就是十年八载,也是定好了。俺女婿好得很,不图你们什么,你们赶紧走吧。”

    另一家媒婆立刻接话嚷道:“啊呀。我们公子爷给你们说了,你们定的那一家成不了,他是打听了的,说成不了还能诳你不成?你闺女也就这两年时候好,错过了这两年,我看你们家怎么办?”

    杨大嫂道:“怎么办?就那么办?我妹子生是人家人,死是人家贵,你们是求亲还是抢亲?咋就赶不走呢?”

    他们似乎在等狄阿田评理。

    狄阿田拍开媒婆的手,略嫌恶心道:“脏手往哪摸?”

    那媒婆大吃一惊。

    她以为进来的是杨燕燕家的亲戚,拉来评理会被加分,这时才注意到到来的是个不容侵犯的贵妇,一对金丝水晶片,耷拉着金丝链,勾着眼神看自己,看得有点令人心悚。她想去拍人家手,安慰别人,给别人道歉,说刚才拉过来鲁莽,却有点不敢,连忙问:“您是?”

    狄阿田大大咧咧走上去。

    她从椅子上拉了一个年轻人出来,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往腾空的椅子上坐下去,慢吞吞道:“就你们说的那个回不来的女婿,他是我侄子。我听说咱们大夏国大夏律中有一条,叫破坏军婚……”

    狄阿孝这点远不如她,看她上去坐在一侧,也大步流星走过去,把另外一个年轻人一把拽起来,直接掼出去,自己坐下说:“也是我侄子。”

    狄阿田嫌恶他有样学样,白了一眼道:“椅子给你媳妇坐。”

    堂上鸦雀无声。

    他们就眼睁睁看着狄阿田站起来,朝秦悦鸣走过去,定要拉了秦悦鸣走上前去,逼着狄阿孝无奈站起来,她把秦悦鸣塞坐下,自己又回自己位置坐下。

    赵秀才眼睛里散发出神奇的小星星,就差没大喊一声“阿妈好棒”。

    过了片刻,欣喜的杨大娘不敢相信道:“你们真的是李虎他家的亲戚?”

    其实她心里信了,那李鸳鸯鹌鹑一样缩在后面,她能看不到,见了她就往上面猜了,只是她听得人承认,心里才踏实。

    狄阿孝没说话,傲慢,心里不舒服,头扭到一侧去。

    狄阿田接话说:“我是他阿姑。”她指了狄阿孝,告诉说:“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