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十年之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夜。

    中海市一处棚户区,一栋独门独户的平房,十多平米的卧室内亮着一盏白灯,电磁炉上炖一砂锅,水声沸腾,白烟直冒。

    叶宁上前,打开锅盖,顿时,一股夹杂着浓郁药香的热气扑面而来,他伸手在面孔前扇了扇,看清了锅内的黑色汤汁粘稠如浆,不由欣然一笑。

    关了火,待砂锅略微冷却,叶宁便迫不及待地捧起“咕噜咕噜”喝了起来,直到汤汁一滴不剩,才酣畅地打个隔音,反手抹抹嘴角,随后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便将沙锅内的底料倒入了色桶里,竟是灵芝,当归,冰片等具有益补醒神功效的药材,只烧了一铺,就这样弃之如履,要是被普通人家的家庭主妇看见,定会产生暴胗天物的肉痛感。

    接着,叶宁快速脱去衣裤,熄灯之后,上床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身前摆了个奇异的手印,胸膛微微起伏,气息吸吐之间,很快就进入了循环状态,房间内就此陷入寂静之中。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亮,能隐约瞧见,从叶宁的周身有淡淡的真气逸散出来,同时,汗水也是从他身体的毛孔之中不断渗出...

    修武之人,真气乃是根本,从练体期大成体内诞生第一缕真气起,之后的后天境,先天境,是一个体内真气逐渐充盈饱满,并由气态演变成液态状的漫长过程,继而晋入凝丹境,真气与血液融合,凝练压缩形成固态元丹的雏形,同时肉体得到不断强化与淬炼,完成质的蜕变,方才有资格窥探更高的境界,丹海境...以此时,叶宁外放真气的稀薄程度判断,似乎是堪堪晋入后天期。

    “咳咳。”不知过了多久,如老僧入定般的叶宁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简直就是要把内脏给吐出来,周身真气随之瞬间挥散,好片刻后,方才有所舒缓,原本肉色的面孔涌起一股不太正常的红潮。

    叶宁慢慢睁开双眼,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承受着体内因为那三道封印的反噬而传来的阵阵绞痛,不由苦涩一笑,摸了摸胸前那块看似斑驳的玉佩,心头泛起一丝难言的复杂,半年前葬天峰巅那一场大战,他虽然将两名强悍的对手拼得重伤,但自个儿也因为极度透支而坠落悬崖,要不是这块玉佩传导出的一股奇异能量护住他的心脉,他早就成了一个死人,也不会在海上漂浮七个昼夜之后舒醒过来。

    “老头,十七年前你我初识,你给我一本连名字都没有的破功法,之后我管了你七年吃喝,咋们算扯平了,十年之前,你又给我一本医死人不偿命的行医笔记,我又管了你五年吃喝,咋们又两清了,五年之前,你离开的时候留下这块垃圾玉佩与一把锈蚀短剑,那是你硬塞给我,我可不欠你的。”

    眼中多了一抹深深的追忆与感伤,叶宁嘴角的嘲讽之意逐渐扩大,轻声喃喃:“十年之约,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半了呢,老头,那三样东西你嘴上虽说并不强求,但我知道,那对你肯定非常重要,你放心吧,看在你拉得下老脸叫我一声‘叶哥’的份上,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定会不辱使命替你找全,我看你也不像是短命的样子,到时可千万别爽约...”

    咬着牙关吐出最后几个字音,叶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澎湃压下,面孔上多余的情绪也是一扫而空,只剩如铁般的坚毅,十年之约,于他来说,是对那个亦正亦邪,亦师亦友,相伴十多年,一口一声“叶哥”叫着自己却脸不红耳不赤的糟老头的承诺。

    男儿一诺,万金不悔,无需多愁善感,夙夜忧叹,单凭一颗坚韧而勇敢的心,哪怕刀山火海,碧落黄泉,我自不畏不惧,脚步毅然。

    沉下心来,叶宁没再强行运转功法促进,只均匀吐纳,任由着药力渐渐渗入五脏六腑,按照那本行医笔记中的记载,他这“残垣断壁”般的体内想要恢复如初,必须经历三个阶段循序渐进的调养,犹如大病之人,先要喂以稀饭,之后方能进食猛药。

    第一阶段调养共计十次,由八味药材不分主次地混合而成,对药材本身的品级要求并不是很高,第二阶段调养共计五次,三味主药具皆凡品三级以上,再配以五种低品级的辅药,而最后一个阶段调养,则是需要直接服下两味凡品二级的药材。

    这是一个抽丝剥茧般的漫长过程,以叶宁的保守估算,至少得一年的时光。

    今晚是第一阶段第九次服药,三五天之后再服用一次,第一阶段调养就大功告成,对此效率,叶宁还是比较满意,毕竟定居中海市才三个多月,当初重伤偷渡归国之时他身无分文,直到目前还是个不交社保的无业青年,靠着网游,麻将等副业收入,在解决吃穿住行的同时,还能承担一次服药不下四千的费用,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

    当然,他手腕上的那块连海水都泡不烂的老旧男表实际价值不会低于七位数,但那是他留作应付第二阶段调养所需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