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4.最后(全文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任务一:好好照顾女儿单婷婷, 让她拥有不一样的人生,已完成。

    任务二:不再让女儿因为被抛弃患得患失, 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已完成。”

    这个世界, 单静秋呆了足足六十二年, 再睁开眼的时候, 只觉得恍如隔世。

    “亲爱的宿主, 你回来啦!”单静秋一出现在这,脚才踩着实地, 还没睁开眼, 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脚上忽然觉得一沉,她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现在还是哈士奇形态的008正巴在自己的腿上。

    她睁开眼,静静地看着脚下的哈士奇,没吭声,眼神耐人寻味。

    “……尊敬的宿主, 请问……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呀?”被单静秋这么一看, 008下意识地往后就是退了好几步,它心虚得厉害, 恨不得就地趴下装死。

    “我之前已经问过你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单静秋蹲了下去, 手轻轻地揉了揉008的脑袋, 眼神里没有责怪, 只是询问。

    “没有!怎么会呢!”008立刻扯着嗓子便回,可是那脑袋却耷拉了下去,不像之前一直注视着宿主。

    单静秋和008合作了足足二十五个世界,对它的了解也不少,一看它这样,就知道它是心虚,她开了口,便轻飘飘地说:“你不觉得,有很多事情太巧了吗?”

    “什么太巧了?”008不知道它的声音有多心虚。

    “没什么,只不过我觉得巧合而已。”单静秋的声音轻飘飘地,不带半点愤怒,可却要008听着忍不住抖了抖,“以前,我没怎么想,只是做着任务,可最近几个世界,有些事情,我总觉得似曾相识,这些也就算了,可能只是巧合,不过你要不要来和我解释一下,上个世界不翼而飞的系统商城是去哪儿了?还是你要和我说,这是系统突发故障?”

    008没吭声,沉默了许久,小心翼翼地蹭了过去,用它的脑袋蹭了蹭单静秋的腿,轻声地说:“很快,你就会知道答案了。”

    听了这话,单静秋有些发愣,只是低下了头静静地看着008,同样闷声不语了一会,才应了声:“好。”

    “尊敬的宿主,请问你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世界了吗?”008抖了抖身上的毛,蹲坐在单静秋的身边,认真地问道。

    单静秋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008,她总觉得,这个她未曾探寻过的真相,好像就在她的眼前,她点了点头,坚定地答复:“我准备好了。”然后将眼睛闭上,等待着一如既往的传送。

    008绕到了单静秋身后,轻轻地又蹭了蹭她,将她送到了黑暗空间,而后静默了一会,也跟着,消失在这。

    ……

    单静秋预想过很多情况,却没想到,眼前的这种,睁开眼的地方,依旧是黑暗空间,可里头总是站着任务委托人的地方,此时却有一条,分外要人眼熟的狗待在那。

    世界上的狗狗有千千万万,不过只要熟悉了,大多是能看出不同,她一眼就能看出,那条狗,正是她家008.

    “怎么还是你?”她忍不住笑着回答,想要把008抱过来揉揉,却愕然发现刚刚还满是热情的它静静地退了两步,稍微拉开了距离,郑重其事地说了起来。

    “尊敬的宿主,现在我要向你传达,最后一个世界的内容——”

    单静秋没说话,只是看着那只单蠢的哈士奇嘴一张一合,有些恍惚,她有一份她自己也觉得夸张的猜测,可现在这些猜测,也许正是现实。

    “最后一个世界,构建于,现实世界。”

    心落到了实处,果然如此,她忍不住正了正色,等待着008继续往下说。

    008讲述了一个对于单静秋而言,可以倒背如流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也叫“单静秋。”

    小女孩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税务机关的工作人员。

    她的父亲单国豪是省内偏远县城里的农村孩子,他是家里头的长子,靠一家子共同供养,才得以上了大学,毕业后便在省城里的税务机关留任工作,也在机缘巧合下,和同单位,城市家庭出身的何梦霞走到了一起。

    单国豪是个挺标准的凤凰男,在结婚后,恨不得将家里的钱全都捣腾回老家,毕竟在他看来,他的出息,是牺牲了一家人才获得的,得千倍百倍的还回去,才不愧疚于自己的心,这也引发了两夫妻多次的争吵,可当时的年代,离婚的人,是很标新立异的,何梦霞便忍了又忍。

    面对单国豪老家的催生大军反复念叨后,何梦霞总算在婚后第三年怀了孕,她身体素质还行,妊娠反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单国豪丝毫没有照顾妻子的观念,他的世界里,永远有这么一句标准答案,“以前我妈生那么多个孩子,不都是今天生,明天下田干活,怎么轮到你了,连上上班都不行?”,这要何梦霞受尽了委屈。

    由于家里头总是吵架,单国豪没忍住,同老家抱怨了一番,他的母亲便收拾了行李,决心上城照顾儿子,管管儿媳,两家生活水平、质量天差地别,由此引发了无数冲突,在何梦霞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因为和单奶奶之间的巨大争执,她宫缩厉害,直接早产,生下了不足月女儿单静秋。

    那时产前筛查还不规范,许多胎儿病症都不能提前查出,再加上早产,单静秋一出生就有先天性的心脏问题,身上还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医生都担心养不太活。

    要知道,单静秋出生在国家计划生育抓得最严的年代,哪怕是怀孕六七个月的产妇,都有可能被抓去引产,更别说这双方都是公务人员的,想保住工作,就得乖乖遵循政策。

    单奶奶一听到自家儿子只能有这么个生病的女儿,就立刻炸了,在他们村子里,没能生个儿子传宗接代,那是要人抬不起头的事情,甚至会被人说是绝户头,族谱上名字下头都写不进字,她气得不行,和还在病床上的何梦霞就是一顿大吵,甚至提出,不肯治疗这个孩子,反正医生也说这孩子没什么活路,等没了以后再生一个,若是媳妇不舍得,她愿意代劳,帮忙远远地丢看,眼不见心为净。

    何梦霞忍受着产后生理上的巨大疼痛,趁单奶奶不在病房的时候,撑起身体偷偷地给家里头打了电话,要自家爸妈赶紧过来救救她的女儿,还好何爷爷和何奶奶来得及时,否则这单奶奶没准真能做出丢孩子的事情。

    何梦霞以为自己总算从婆婆那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却没想一切都只是苦难的前奏。

    先头也说了,单国豪对家里头颇有亏欠,又恰逢下头的弟弟妹妹正准备结婚,老家的宅基地分了下来,打算建房,他没和何梦霞商量,就把家里头的存款和自己的工资,直接全打了过去,等到何梦霞伸手,想要找丈夫要钱来个女儿治病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根本空空如也。

    何梦霞大闹了好几场,求着丈夫把钱先要回来,先给女儿做些治疗,她想要带女儿去大城市看病,可这些在单国豪看来,太要他在老家没有面子,这世界上哪有把钱给出去,又立刻要回来的道理呢?他这么坚持着,一分钱也没吐出来。

    何梦霞狠了心,给刚回老家的单奶奶打了电话,求着她先转些钱回来,可在重男轻女的单奶奶心中,根本接受不了在一个没用的女娃身上花个几万块,更别说她的心底还存着等这孩子没了,就叫何梦霞再生一个的想法了,她直接挂了电话,理也不理,甚至转头冲着单国豪就告,要他好好收拾妻子。

    何梦霞的娘家虽然相对婆家经济条件要好些,可也不是富贵人家,基本都是吃死工资过活的,听见了女儿叫苦,一家子凑了凑也没能凑出太多,只能勉力把单静秋急需的治疗先做了,何梦霞抱着连哭都哭不大声的孩子坐着摇摇晃晃的三轮车,包着头,一个人回了家,那时她的心几乎就死了,若不是怕女儿没了爹,她估计老早就离了婚。

    在单静秋长大的过程,几乎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医生下了好几回“病重通知书”,告诉何梦霞这孩子没什么指望,可不知是那股拧劲作祟,还是母爱的伟大,在何梦霞拼了命的照顾下,病歪歪的孩子,还是渐渐地长大。

    可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单国豪却总是缺席,他是个官迷,在机关里头节节高升,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爬,在还没有相关规定之前,几乎每几天,都要出去应酬,何梦霞求了他很多回,可他就连女儿病得最重的时候也不肯停下在仕途拼搏的脚步,他的思想深受到母亲的影响,女儿能活下来,也不太赖,若是真没了,也刚好能再生一个健康的,当然,他完全不觉得他的想法残酷,只觉得是人之常情。

    而他做的,可不只是不管不顾,单国豪在老家的村子里,已经是牛得不行的大人物,每次回村,都能受到最高规格的对待,在老家兄弟姐妹面前,也是一言九鼎,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头一个便会找到他,平日里什么祠堂、村庄捐款,他一定是跑在头一个,他在村里,活像是个善财童子,无论是谁求到他头上,他都慷慨解囊,可他却从未想过,家里头有个连生病,都时常不够钱看病的女儿。

    也同样是单静秋长大的这段时光里,何梦霞变得总是歇斯底里,她肩头的压力太大,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家庭,女儿吃喝拉撒、生病花费她几乎是一手包办,每次一有大开销,东借西借,在亲朋面前抬不起头,她总是忍不住和女儿发火,她爱极了女儿,恨不得把命、把自己那颗完好的心掏出来给她,可同时也忍不住产生了怨,有了女儿之后,她的人生已经是一团乱麻,几乎没有半点快乐。

    同时何梦霞也对女儿寄予厚望,对她而言,她将自己的人生全盘赌上,可以说她在女儿出生后,几乎每一天都是为女儿而活,她需要女儿健康起来、需要她优秀,需要她完美,否则她的人生、她的付出,就好像一无所有,她总是逼着女儿学习上进、甚至有些侵入女儿的空间,不接受女儿的一切爱好兴趣,只要女儿沿着她规划的人生道路前行。

    在这份情绪失控和压力控制之下,原本互相依赖着的两母女渐行渐远,单静秋知道母亲为她付出良多,甘于回报的同时,却也情不自禁地不再那么依赖母亲、那么离不开母亲,青春期的她,开始痛苦于每次回家母亲的眼泪和怒斥,开始难受于爸爸和妈妈锅碗瓢盆都往地上砸的巨大争吵,也开始渐渐地,想要逃离这个家。

    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也许这就是我所拥有的母爱,可这份母爱太过沉重,沉重到我还没有感受到,就已经快要被淹没。”

    十六岁那年的单静秋,偷偷地告诉自己,她再被束缚在这个家里,会疯的,她想要离开。

    十八岁那年,考上了首都大学的单静秋,接到了妈妈崩溃的电话,在电话那头,何梦霞泪如雨下,哽咽地告诉她:“你爸爸出轨了,我偷偷跟着他出去,才知道他在外头有个快十岁的儿子。”

    单静秋如遭雷劈,她用勤工俭学攒下的钱立刻买了机票匆匆回到了家中,看见的是被父亲打得脸上都是淤青的母亲,连重重的粉底,都遮掩不住妈妈脸上的伤痕。

    她气极了,紧紧地护在母亲的前头,怒斥着那个总是自以为自己是家中权威,却从来没为这个家付出、努力过的父亲,她要带着母亲去警察局验伤,甚至不顾父亲的责骂威胁,想带着母亲去找律师准备离婚。

    可她没想到,这一切却被母亲拒绝了。

    何梦霞曾经想过无数次离婚,可人到中年,她早就放下了这样的想法,一是因为她年近五十五,即将要退休,不像是丈夫能工作到六十,还能赚些工资。二是因为女儿才大一,不只是学费,包括以后的工作,都还要人来帮忙解决,丈夫虽然无情,可起码也不会对女儿弃之不顾,以他的人脉,给女儿找一份工作,还不算太难,三是因为家里头这些年来根本没有留下什么存款,唯一有的便是这套同写了夫妻二人名字的单位房,房子有些老,无论是要出租还是要出售都不太方便,若离开这,另外找房子,又是一笔大的开销……

    当然,还有,她年纪大了,比以前在意的东西更多,一旦她和丈夫离婚,女儿便成了单亲家庭的家庭,原本因为做领导的父亲能在婚恋市场上有些加成的女儿,一旦变成单亲,哪里沾得上光。再加上,她不甘心,不想为小三和私生子让位,她这辈子因为单国豪磋磨了太多,痛苦了太久,凭什么等到她年纪大了,就得乖乖让外头的女人和孩子来这里摘果子?

    她当然不会和女儿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分外坚定地和女儿说了,她绝不离婚。

    单静秋失望极了,她只能威胁父亲,如果再对母亲动手,她一定闹得父亲单位上上下下都知道领导的丑事,在父亲的愤怒下,她没有丝毫动摇,只是沉默地坐上了回学校的飞机,在飞机上,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从那天起,她知道她想要赚钱,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才能不依赖那个她恨透了的家,堂堂正正地活着,也能做母亲的依赖。

    毕业以后,单静秋并没有按照母亲的吩咐,乖乖地回家准备国家公务员考试,考个稳定的铁饭碗,而是以薪资和发展前途作为衡量标准,在省城的某知名科技公司,找了份薪水丰厚的工作。

    这在单国豪和何梦霞看来,根本就是疯子一样的行为,他们在体制内工作了一辈子,享受了许多体制的福利,也见过当年的什么下岗潮,深知道稳定二字的重要性,对他们来说,体制内的三千一个月,远大于体制外的上万一个月。

    每次她回家,都会和两人因着这事情吵一次又一次,非得以一方甩门离开,才能结束。

    在发觉改变女儿的工作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后,何梦霞开始转移目标,为女儿选起了相亲对象,虽然医生说过,女儿的心脏还是存在些问题,可能在生育中出现点问题,可她也咨询了好些专家,都说这问题可大可小,做好检查,医生同意,风险就能被降低。

    虽然她这辈子经历了痛苦的婚姻,和女儿也有些不和睦,可在她的想法里,女人终究还是要结婚生子,这辈子才算圆满,即使她过得不快乐,也不代表女儿就不能拥有幸福的家庭。

    她开始了一场耗日持久的逼婚行动,几乎每次单静秋回家,都得看着母亲时哭时闹,逼着她必须结婚。

    单静秋完全无法接受母亲的观念,因为母亲,她已经变得恐惧婚姻、害怕家庭生活,更别说她身上还带着病,她这辈子只想自己好好地生活。

    她和母亲吵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求不到两人都能接受的结果,最后只是一个逼得越来越变本加厉,一个跑得越来越厉害,开始连家都不太回去。

    她努力工作,热爱生活,变得更好,还自己攒够了钱买了房子,每年定时出去旅游一次,可却始终觉得自己人生中,没有被爱,也不会爱人,她喜欢付出,害怕收获,就连身边的朋友也只剩下寥寥无几。

    ……

    “这就是你要说给我听的故事。”单静秋恍惚地笑了笑,在008诉说这个故事的期间,她的头脑中回忆起了无数的过去。

    她记得,小时候她由于过敏,在卫生间吐个不停,浑身冒着冷汗,发着抖,有些呕吐物还沾在了身上,连掉眼泪和叫人的力气都没有,是妈妈感觉她久久没有回来,直接破门闯了进来,不嫌弃脏抱着她,踩着家里的自行车,便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医院。

    她记得,爸爸要求她一定要回家去祭祖,她和爸妈一起坐上了回老家的车,一路天旋地转,爸爸一落地就被众人包围,众星捧月,而她和妈妈却被远远地挤在旁边,没人理睬,奶奶见了她,只不过是眼睛一抬一放,只给个眼神,便全当招呼完毕,妈妈气得发抖,直接抱着她,当天就回了家,等爸爸回家后,差点没被喝醉酒的爸爸给打了。

    她记得,初中的时候,学校体侧,跑完八百米的她差点没能喘过气来,妈妈一接到电话,工作也不管不顾,立刻赶了过来,那时候的她由于生理期发育,已经变得很有分量,可瘦弱的妈妈却似乎毫无知觉一般,硬生生地将她从学校背着送到了医院。

    ……

    可她同样也记得。

    妈妈向来爱哭,每次她生病的时候,总能守在旁边哭个没停,有次她病得很重,医生怀疑是感冒引起的心肌炎,她刚躺上病床,妈妈就像崩溃了一样地对她大喊:“你能不能像别人的孩子一样,健康一点?你知道你快要逼死我了吗?”她躺在床上掉了眼泪,等待着医生的宣判,幸运又不幸的是,她的发烧只是肺炎引起的,虽然还需要住院,可不至于致死。

    读书的时候,每每出了成绩,妈妈总是第一个等着看考卷,若是考得好还好,考不好妈妈便会立刻发起脾气,要求她好好读书,尤其是高考前,妈妈就像绷直了的线,没有一刻的放松,她质检没考好,来接她放学的妈妈没忍住,还在半路,就骂起了她,妈妈说:“我这辈子因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对得起我吗?对得住我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那之后的两个月,她每天看书看到凌晨近三点,差点没在课堂上晕过去,却也不敢和妈妈说,在高考的时候,总算取得了一份好的成绩。

    工作后,她还没买房,休息日时回家探望妈妈,刚因为相亲的事情吵了架,就来了大姨妈,痛经厉害到爬不起来床的她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那时正值换季,妈妈在家里头收拾东西,她那段时间手使不太上劲,为了拿最上面的棉被,一不小心将上层的所有被单被套全都拉了下来,妈妈歇斯底里地冲着她大喊:“你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要搭把手吗?是不是我得把饭菜都端到你的床前你才满意啊?”她捂着肚子蹒跚地爬了起来,忍着疼痛陪妈妈一起收完了衣服。

    不知是何时,那些妈妈发脾气的、歇斯底里的、在爸爸面前无助的、在自己面前疯狂的脸,反倒取代了曾经所有的关心,她明明和自己说了无数次,妈妈真的付出了很多,可却依旧控制不了的,开始厌烦、想要离开这个家。

    她从来没有想过,被留在家里,面对父亲的母亲是如何的痛苦挣扎,也从没想过,曾经独自一人,和整个大家庭对抗,执着要治好自己女儿的母亲是如何的摸滚打牌……她只是渐渐地,只铭记住那些不好,彻底地忘记了那些付出。

    她甚至极端地想过——“你付出的那些我想要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根本不想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她没有想过,她的母亲也和她一样,无数次地恨不得离开这个世界,无数次地想要无拘无束地生活,却因为唯一的女儿,让自己忍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苦。

    究竟是,盲目付出的母亲太单向,不知道看看女儿的痛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