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9.被抛弃的孩子(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晋江原创网正版首发, 您订阅不足,请补订或等防盗时间后观看  因此她万万想不通, 怎么会有人非得大热天排队四五个小时就为了吃东西呢。

    作为一个诚实守信的好公民,她从不爽约,因此面对着已经预约得满满的本子, 一切活动都被绑在了金秋小炒的单静秋心如死灰。

    不过还好, 她已经把今天的目标人物三女儿金婉珠逮到了店里。

    时间拉回到几天前,送走了方艳茹一行人的单静秋突然想起, 那个在原身记忆里并不深刻的“女主”大概就是那个拼了命挤兑自家女儿的方艳茹了, 由于她了解这个世界大多是来自于原身的记忆和坑爹系统给的故事梗概, 她其实对女主的印象同样并不深刻。

    她只是知道,这位女主个性异常的“奇特”。

    故事梗概里她了解到的是这样的, 一位“痴心”女主苦苦追求男主,用爱感化后, 霸气打脸曾经伤害男主的白月光,也就是秀珠,顺带好好的给当初羞辱男主的原身一点颜色看看,不仅让原身失去女儿的信任,还让小女儿婉珠尝试了原身曾经给男主的羞辱。

    如果只是这么看,而没有原身的记忆大概只会觉得女主霸气,保护男主吧。

    可结合上原身的记忆,这出爱情喜剧里的配角未免也太过于悲惨, 女主性格的狠辣乖戾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扒掉女主光环之后, 做的那些事情简直可以被挂论坛无数次了。

    她那日看似奇特的表现,是生怕自己家关心妹妹的玲珠傻乎乎地一头栽进去。

    毕竟凭借女主的奇妙思维,没准原故事中只是背景板的玲珠会成为下一个婉珠。

    不幸中的万幸,也许是和谐大军的功劳,同单静秋小时候看的那些个动不动就砍砍杀杀、龙头老大的青春文学不同,虽然方艳茹的手段谈不上高尚,但好歹没有做什么草菅人命的事。

    否则这个故事只能是地狱难度了。

    想七想八的核心原因,其实是因为单静秋不知道怎么开口。

    虽然有了很多原身的记忆之后,已经能把这三个女儿看做自己的掌心宝,但是对于如何处理亲自关系她其实根本就是毫不擅长。

    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帮忙整理着餐厅的小女儿婉珠,她嗫嚅半天,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说妈,你到底怎么了呀?特地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任务,我保证完成好吗!”

    金婉珠被自家的老妈给打败了,特地把自个儿从学校喊回来,还把大姐支走,然后就盯着自己的后背一直看,要知道这种背后有人盯着的感觉有多可怕。

    单静秋一看被发现了倒是说得出口了:“那什么……就是妈想了解下,你最近在学校怎么样?”

    话刚出口她就知道错了,从前也跟朋友一起吐槽过,凡是父母有什么要问的,开口第一句就是最近怎么样,结果自个儿到故事世界成了别人老妈了,倒也成了这样。

    金婉珠回过头来看着母亲的脸,有点担心:“就一直挺好的呀,妈你有话直说吧!”

    难道是自己姐姐谈恋爱的事情被抓包了?

    是了,前几天还找自己借钱,难道姐姐……

    “妈!姐姐借钱养男人的事情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下意识举起了手,把心里话给吐了出来。

    单静秋的眼差点掉下:“你说什么?!”

    自家二女儿秀珠不是在故事里纯洁善良又朴实,痴心守护贫穷男友,多次被棒打鸳鸯都无怨无悔吗?这什么借钱养男人,又是哪出的事情!

    两人讨论半天才把事情理清楚,单静秋恶狠狠地瞪了思想满天飞的小女儿一眼,都怪她把自己的思维给带飞了!

    “不过妈,你到底想问什么呀?”金婉珠的好奇心一起来半天落不回去。

    思前想后单静秋决定单刀直入:“女儿你老实告诉妈!你对谈恋爱结婚这些怎么看!”

    做好准备再踩上□□和一无所知被炸飞受到的伤害截然不同。

    现在玲珠那头的事情暂且不论,秀珠这已经开始,那么小女儿婉珠那的故事想必也绝不远了。

    但是她想,经历了她这些日子的关怀,以及家里的熏陶,自家的小女儿显而易见的就是活泼了许多,联想起故事里那个单纯不知世事被骗得团团转的婉珠,大有不同。

    她决心要防范于未然。

    金婉珠咬着唇,微微低头说道:“妈……你知道我和林麟哥谈朋友的事情了!”鞋子在地上摩来摩去,不能安分,“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你说的什么!”狠狠地一拍桌单静秋就是从桌上弹起,双手剧痛让她面目有点狰狞。

    婉珠看着母亲愤怒到顶点的脸,生怕把她气坏了,忙扶着她坐下为她顺顺气,倒杯水,原本还想瞒在心里的话倒是竹筒倒豆子一样哗啦啦吐露了出来。

    “妈,你别生气,别生气,我说,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再玩弄林麟哥感情了,哎!那我和他分手好不!就我知道对感情要认真!我错了!”

    刚坐下的单静秋差点又是一个弹跳。

    还没屡清楚林麟这个名字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就被婉珠的话惊住。

    什么……他敢玩弄我女儿!

    不对……我女儿玩弄别人?!

    不不不,一定都是原身和金有成的错,孩子的教育出了问题不能怪她这个天外来客。

    怎么想,还是非常非常生气呢!

    “你给我老老实实交代,别给我耍小聪明!”单静秋声音半点笑意没有,她现在才不想管这劳什子林麟是谁,她只想搞清楚玩弄是什么!

    “就……就我很好奇谈恋爱是什么嘛……”金婉珠慢腾腾地开始说起了故事。

    “我身边谈恋爱的同学很多……然后姐姐不也谈了吗?我真的特别好奇谈恋爱是什么感觉……然后就遇到了林麟哥,他人很好,长得又好看,妈你不知道,他长得可好看了。”

    嗯,单静秋在心里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家的女儿外貌协会的属性做妈妈的还不清楚吗?

    “……就,我后来也知道错了,就我以为我喜欢看他的脸就是喜欢他了呀,我就追求了一下他。”

    “在一起之后我也发现就我和他之间的状态不像姐姐那样,我一点也不担心他,也不吃醋……可我不想一个人呀,身边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好……”

    好一会,落下话音的她面对着自家老妈已经惊得凝固的状态有点心虚,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干的事情实在有点叛逆,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就同此刻已经变成石像僵硬的妈妈说了声要去收拾东西,便假装忙活了起来。

    看着眼前忙来忙去的小蜜蜂女儿好一会,单静秋低声地笑了。

    她到这没想到,故事里最无辜,她认为最让人担心的小女儿婉珠倒是最敢做的一个。

    刚刚那熟悉的名字“林麟”虽说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但大概同名、同在这个城市、认识她家小女儿的大概就只此一个了吧……

    故事里那个把她家“单纯善良”的女儿骗得团团转的男配,女主的坚实后盾。

    现在倒是追着婉珠不放的那个人了。

    故事就像一个圈。

    事实上单静秋一直觉得压力很大,解救别人的人生这种概念听起来就非常沉重。

    更别提这个故事是有多么的……压抑、惨烈。

    她并不知道要如何去解决剧情上的一个个问题。

    难不成要把女主打死吗?

    又或是把男配打死?

    结果一天一天过去,她惊奇的发现。

    原来一切问题的解决意外的简单。

    玲珠的悲剧源于她的“听话”,就像社会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那些“樊胜美”、“家暴致死”的女性,她们可以逃离,但却因为“乖巧”、“听话”的属性失去了天生逃离的能力,那么作为母亲的她要做的就是为她引导一条正确的路,让她学会自己做决定,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

    秀珠的悲剧来源于原身的棒打鸳鸯,当然,还有的父亲离世后,她也同样明白找陈文天这样的家庭也许不是良配。那么单静秋能给的就是无论她做什么选择都只引导,给予更多的支持,让她的家庭不再成为负担。

    婉珠的悲剧是来自于父亲离世后,家人疏忽之下缺乏关注、关心,而轻易地爱上一个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但当给予她足够的爱,她便不会把一段感情当做全部。

    事实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从来不在于女主——即使她是所有问题的引发点。

    如果自身足够强大,那么根本无需将她放在心里。

    因为她根本无法对这一切加持任何影响。

    就像那日,方艳茹的诸多安排终究成为了一场泡影。

    如果原来的世界没有女主,难道原身家的三个女儿就会幸福吗?

    起码玲珠并不会。

    她突然意识到,原身所吩咐地任务里的“想让她们幸福”和“想让她们知道我很爱她们”并非重叠。

    并不是只要爱她们,她们就会幸福。

    她恍然大悟。

    单静秋:呵呵。

    父母可和孩子们千叮咛万嘱咐了,要是他们把石拳头惹了,那么爸妈的脑袋可禁不住石拳头那一砸!

    所以就连最调皮的狗蛋也在石拳头的威胁下成为了十足的三好学生,迎接着第一次教学的张庆余老师的便是从大到小哪怕最委屈都咬着自己不敢哭出声的孩子们

    而这充满了心照不宣的小秘密的小学课堂竟然也就这么顺顺当当的开办了起来,头一回带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纸张回家的他们,突然也发现读书没这么无趣。

    扑腾地冲到自家妈妈怀里的林雄和林玉在妈妈的怀里撒着娇,给妈妈看着自己刚学会写的名字,嘴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妈,妈,你看这是我写的名字,好看吗?”

    看着两人现在充满活力的养自己,单静秋的心软得很,她温柔的摸着孩子头顶的旋儿,直称赞着写得好。

    虽然事实上这两张纸上的字堪比鬼画符,是一般大人写的字两三倍大小,但依旧显得稚嫩可爱。

    这样的场景同样在村中大大小小的屋子里发生。

    在大多数大字不识的人眼里,哪怕是鬼画符都如同最美丽的画,本以为看到只会捶胸顿足想着浪费钱,却似乎瞬间把孩子写出的字当做珍宝。

    那些目不识丁,连去个供销社都看不懂牌子的此时心里不知满当当地是什么,恨不得跳出去对全村子的人喊一声我的孩子会写字,想了想又觉得丢人的挠挠脑袋。

    嘿,读书,还真不赖!

    对于林情则更是不同,当她带回自己写的字,看着自家父母明明看不懂翻来覆去看着那张纸乐呵呵的傻笑模样,她一点也不觉得滑稽,她早已融入了这个家庭,只觉得父母这样变着法夸奖自己的样子很是暖暖。

    村里的房子隔音一点也不好,隐隐约约地能听到旁边林雄咯咯的笑声,她一撇嘴,受不了自家堂哥的魔性笑声,但是又被勾得忍不住就笑开了。

    这样的日子在她刚到这世界时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到的。

    如果要是有人看过那时的林雄、林玉,那更是没法和现在的堂哥堂姐对上号。

    她想起刚到这个世界,那个如同哑巴般不爱说话,老是低着头,被奶奶使唤来使唤去,怎么骂也就是自己躲起来哭一哭,半点不反抗的样子,她曾觉得这像极了自家大伯和父亲,几乎一眼能望到头的未来。

    可现在的堂哥,总是乐呵呵的,笑声魔性,笑点极低,跟他在一块好像永远都带着笑。

    堂姐则更是不同,在她刚到这地方时,她的堂姐还总是斜眼看人,那时小小的堂姐眼睛里装着的全是不服气和怨恨,和她在一起浑身都不自在,好像总被人打量着般。

    现在截然不同了,她再也不羡慕、嫉妒别人拥有什么,只是自己拥有的就很是满足。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大伯母。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崇拜一个人,如果不是大伯母,也许她要用更多的努力才能让自己父母醒悟他们的无条件付出真的太过愚孝,也许她要很努力才能获得一个读书的机会,也许……

    可更让她神王的是,大伯母不止改变了他们还让一村的孩子有了念小学的机会,也许有些人会怪大伯母,但是林情知道,在这个年代读书真的有机会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伴着隔壁堂哥一惊一乍忍不住咯咯笑的笑声还有堂姐无奈地笑骂声这么一点点入了眠……

    时光飞快,在大同小学火热教学的过程之中,村里又陆陆续续的接收了一批知青和一批下放人员。

    当然那批下放人员可和知青们不同,被安置在离村子稍远的牛棚里,牛棚是出了名的难呆住,按照上面的指示,要让这些下放人员吃点苦头,要学习要上进,那就得让他们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而牛棚本就不是为了住人建的,没有半点屋子,下雨天甚至还会打雨进来,而牛又引虱子、苍蝇之类的烦人东西,再加上那味道,可以说是很难受了,虽然没打算真怎么批斗他们,但把他们安排到那,林耀西也觉得很是满意。

    “老王,我们这是到了哪?”陈具祖才不到五十的人,看起来已经有六七十,鬓角都染上了白,一路病到这的他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

    他是H城大学的教授,可突如其来的浩劫几乎折弯了这位老教授的背,妻子不堪受辱已经不在的他,要不是为了那口气,几乎是撑不到当下,可这身子骨坏了就是坏了。

    王念江中气十足:“老陈,你就躺着吧,我们现在到了大同村,这儿倒是还好,我看这村子民风淳朴,你啊,就先好好养着自己身体吧!”

    他是军队转业的,身体倒还勉强能行,总比病恹恹的老陈中用点,他们下放这四个人的生活他一把操持。

    此刻他留下来照顾老陈,因为投机倒把被举报批斗的冯斌和吴浩已经到旁边先收拾点小东西来吃。

    稍微松了一口气的陈具祖还是打量着周边的环境,虽然是个牛棚,气味一点也不友好,但经历过更苦更糟环境的他,对于此只觉得满意。

    被磋磨得多了,就连要求也少了。

    叹着气的他似乎耳畔边出现了幻听,远远听见了匆匆的步履声,可没一会他便也意识到,他的确没有幻听,和王念江面面相觑一番,即使是没半点力气,也试图这么起来戒备,恍若惊弓之鸟。

    却见到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的冯斌,冯斌眼眶都红了,似乎刚刚摔倒受了伤,扑进屋子便是带着哭腔:“我们遇着野猪了!浩子还在后头!”

    军人出身的王念江可比陈具祖明白这遇到野猪的危险,吓得一抖擞,便是一把扯起了冯斌远远地也顾不上被村子里听到会如何,喊着吴浩便往冯斌指着的山头方向冲去。

    他健步如飞,跑得很快,口中不住喊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