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缘薄情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夏满,我对你怎么会是愧疚?”靳凉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僵了住,骨血里泛起的,都是疼痛。

    他悲哀的望着她,目光恳求。

    黯淡的眸光下,是浓烈的爱。

    她望着他的眼眸,随之轻轻移开视线,“是么,可是是不是愧疚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不爱你了,也不会再爱。”

    轻浅的声音,像是在空气中注入了名为死寂的细胞分子,偌大一间病房,明明两个人,却静的,仿佛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人。

    若不是靳玫的电话提醒,打破了这份沉寂,靳凉想,也许再多待一秒,他都会窒息死掉。

    他攥着手机,喉间滚动,“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接着,仓惶离去。

    身后的夏满,望着他逃避的背影,沉痛地阖上了眼。

    靳凉,你说的,我都懂,就算事情真相如此,律法上,也不能定靳玫的罪。

    可我心中有怨,又如何来平息?

    你如此疼爱靳玫,我非圣人,做不到不迁怒。

    突然,她伸手覆在脑袋上,眉头紧皱,面色惨白。

    下一秒,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靳凉像是躲避着什么洪水猛兽,一口气打开了车门,疾速逃离。

    捂住方向盘的指尖因用力而泛了白,手背上,青筋突兀。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世间的言语,也能幻做锋利的尖刀,刺的人,皮开肉绽。

    他想吸一口气,压抑住这悲哀,可它却像是被某种东西发了酵,在胸腔内,不断发酵,横冲直撞。

    靳玫坚持不懈地给他打着电话,终于,他接了。

    “凉哥,你来看看我,我好痛,真的好痛的。”

    听着她委屈的哭泣,靳凉却在想,为何夏满宁愿咬牙流血,也不愿意在他呼痛。

    “凉哥,你在听吗?小玫痛,需要哥哥。”

    靳凉眸色微滞,沙哑应声:“好,我这就来。”

    调转了车头,离去。

    刚一入病房,靳玫便已经哭着扑入他怀中,一声一声,唤着哥哥。

    他想拉开她的手,便在她的哭泣声中,硬生生僵了住。

    靳玫应该一直都在哭,眼眶红红的,“哥哥,你抱抱我,抱抱我啊,小玫痛,小玫今天差点就死掉了。”

    靳凉呼吸一窒,敛眸,犹豫了半响,终究还是将她拉开了怀抱。

    “哥哥?”

    “小玫,别这样叫我,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告诉我。”他按住她,语气沉重。

    靳玫瑟缩下了肩膀,眼神微微躲闪,她知道,他刚从夏满那回来。

    二人从小相依为命,靳凉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妹妹,可是看着她此刻不经意露出的虚态,他抿唇,心中已有了答案。

    “所以,是你买通狱卒虐待夏满,也是你拿着她的那些照片,去找了夏志国?”

    他责怪的眼神,令靳玫面目扭曲,“是,凉哥,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帮你解恨!十五年前夏志国判下冤案,让你一生都活在了修无止境的憎恨与悲伤中,只是让他倒台,何其便宜他?他就该死,他的女儿夏满也该死!”

    ‘啪’

    靳凉抬手,第一次动手打了她,“靳玫,你真让我失望。”

    那突如其来的巴掌,让她彻底懵了。眼泪一颗颗地掉,正要控诉他的时候,却见他冷漠转身要走,她一慌,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死死地抱住他的腰身。

    “哥哥,你要去哪里,别丢下我。小玫惹哥哥生气了,你别丢下我,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

    “闭嘴!”他阴沉着面色,迸起的青筋,像是隐忍到了极致。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