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番外)谢谢你一直坚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徽不明白, 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变得那么的快。

    小时候宠她爱她的父亲出轨和母亲离婚之后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每次回家来看她只不过是找借口向母亲要钱。

    母亲离婚之后变成了一个工作狂人, 照顾她陪着她的时间还不如请来的保姆多。

    还有那个她以为能爱她一辈子的言清溯,明明前一天还在和她温言软语, 第二天却在她母亲病逝最痛苦无助的时候狠狠的在她已经伤透了的心上, 再刺上一刀,让她被迫成为了一个第三者。

    那些母亲在时对她亲切疼爱的亲戚, 再母亲离开后, 也仿佛像是揭开面具的妖魔鬼怪,心心念念的想要分割母亲留下来给她的产业。

    还有,面前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说愿意等她爱她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家族聚会上, 和这些表面和气却心怀鬼胎的亲戚们虚伪的互相客套,已经让白徽恶心到了极致,而面前突然出现跪下求婚的靳颜和旁边起哄的亲朋好友, 更加让她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仿佛要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靳颜明明是了解她的性子的,却还是要用这种她最讨厌的方式在一群她最讨厌的人面前,向她求婚,这简直讽刺到了极点。

    西装革履的靳颜单膝跪在她面前, 手上捧着一束鲜花,还有一个大的有些夸张到能让所有女人疯狂的钻石戒指, 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不厌其烦的再说一遍那只能让自己和别人感动的誓言。

    “小徽, 让我照顾你吧, 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给你我有的一切,我会永远爱你保护你,对你永远的忠诚。”

    在围绕在旁边看热闹起哄的亲朋好友,和酒店一些忙碌经过的服务人员看来,这幅郎才女貌的求婚仿佛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白徽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她苍白的面上双眸中的愤怒已经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惫和失望。

    靳颜大概是仗着她不忍心当众拒绝他让他难堪,他是把自己和白徽的感情放在悬崖边上,如果她同意就皆大欢喜,如果她一意孤行还是残忍拒绝,那他们这十几年的情谊就会断的彻彻底底。

    白徽冷冷的挑起唇角讽刺自嘲的笑了笑,面上受伤的神色一闪而过,而后便是那冷的几乎没有一丝温度感情的表情,她看着满眼期待乞求的靳颜,丝毫不犹豫的冷声道。

    “你知道我的答案,我上次就告诉过你,我只把你当成我的哥哥...”

    “所以我不同意。”

    那冷淡的声音掷地有声,一瞬间就让原本有些吵闹的酒店大厅安静了下来,周遭围着的那些人神色各异,仿佛短短几秒就迅速的展示了一遍变脸的技巧。

    有人惋惜有人窃喜有人冷笑,只不过都是一样让白徽觉得恶心,甚至包括跪在她面前面如死灰的靳颜。

    既然你要拿这些年的感情赌,那就赌吧。

    白徽冷漠的眸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移开,她直视前方站起来,脚步坚定丝毫没有犹豫的一步步离开,余下身后的一众哗然。

    一走出酒店大厅,白徽就突然痛苦的弯腰,然后一手捂住剧烈疼痛的胃,一手捂住唇快步走到垃圾桶边。

    分明想吐的感觉那么强烈,胃部的不适感让她眼前一阵发黑,可毫无形象的蹲在垃圾桶边,她却只能干呕吐不出半点东西。

    白徽闭着眼苍白的脸上冷汗一颗颗的冒出来,身体突然的失力让她大概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直到一只手温柔的抚上她的背,轻轻的拍了拍,白徽面上痛苦的表情瞬间调整好,然后转头看去,对上的却是一双漆黑温柔的眸子。

    言清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穿着一身露肩的礼服却蹲在她身边,白皙精致的面容上慢慢的都是怜惜和不忍,而那双清亮好看的眸子里,俨然闪烁着朦胧的泪光,仿佛下一秒就能凝结成泪水滑落。

    白徽没有问她你为什么出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而是用沙哑虚弱的声音问她。

    “你为什么要哭?”

    言清溯面上的悲伤更甚,她张了张唇,看着白徽怔了好一会才轻声开口。

    “因为你哭了啊。”

    白徽怔住了,她哭了?怎么可能呢?

    可当她的手抚摸上了面庞后,却真的触碰到了那温热的泪水,那泪水仿佛无知无觉的从她的眼中滚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白徽愣了一会,直到酒店门口一道身影闪过,白徽脸色一冷伸手抓住了言清溯的手臂。

    “带我走。”

    “好。”

    言清溯眸子一亮,伸手扶起白徽,搂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追过来的靳颜伸手拦住了她们,这个被拒绝了无数次的男人似乎已经被愤怒和不甘冲昏了头脑,他红着眼睛看着白徽和言清溯,原本呆滞的面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冷笑。

    “又是因为她?”

    白徽闭着眼把身体的重量都靠在言清溯身上,她闭着眼看也不看面前的靳颜一眼。

    言清溯微微皱了皱眉头,冷声道。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请你让开。”

    靳颜看向言清溯,愤怒和仇恨让他的眼神变得恐怖而阴冷,这个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男人一改以前的从容镇定,变成一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野兽,嘶吼着想要把自己的痛发泄在别人身上。

    “你知道我是她的谁吗?”

    言清溯没有开口,闭眼靠着她的白徽突然开口了,声音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谁也不是。”

    靳颜的愤怒面对白徽的冷漠,就如同燃烧的烈火被狠狠的浇上一盆冰水,还未开始就已经偃旗息鼓,他呆滞的站在两个女人面前,他的虚张声势成了被戳破的气球,软弱而无力的慢慢蜷缩起来。

    言清溯扶着白徽与他擦肩而过,他连阻止的权利都没有,他已经输了,赌输了他在白徽心中的那些感情和信任。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彻彻底底的了断吗。

    这么多年的纠缠,给自己一个结果,多好啊。

    靳颜这么想着,因痛苦而显得有些狰狞的面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却是苦涩到了极点。

    这样也好。

    言清溯开车带白徽去了她住的地方。

    这次她回国之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住在言臻那里,而是自己租了一个小公寓。

    对一个人住着一栋三层别墅的白徽来说,言清溯的新住所简直小的可怜,一房一厅,就连书房都没有只是在客厅悬空隔开一半做了一个一人半高的二层当做书房。

    虽然小的可怜,但是房间的布置干净温馨。

    白徽坐在沙发上很久都没回过神,她四处打量着,面对着陌生的言清溯的居所,这个小小的客厅小小的房间她竟然不觉得讨厌,甚至给她一种安心感。

    言清溯在厨房里忙了半个小时才出来,端着一碗鸡蛋面和一杯蜂蜜水放到白徽面前,然后有些局促不安的拉了拉衣角。

    “我这里小,冰箱里的东西也快没了,就给你煮了一碗面。”

    白徽没有动面前这碗冒着热气闻上去看上去都很香的面条,而是看着言清溯,眸中带着一丝探究。

    “你现在很穷吗?”

    言清溯伸手勾起一缕发丝,也许是被问到了敏感话题,她面上有些羞涩,然后低头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