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7.第 297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人,给本宫掌曦贵嫔的嘴!”一气之下, 夏皇后口不择言的说出了自己心底一直最想做的事。

    萧婉词一怔, 心道, 夏皇后莫不是得失心疯了, 竟然让人打她。

    后来转念一想,她也想明白了, 夏皇后本来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这会儿不趁机收拾她一顿,怎么可能消了她长久以来的心头之恨呢。

    不过,萧婉词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不还手的主, 更何况,夏皇后都让人打上门来了,她也不会坐以待毙就是了。

    所以, 她反应极快的跑进东次间里,顺手抄起离她最近的一件武器——一把鸡毛掸子,然后又动作极快的返回了门口,让同样堵在门口的秋果细雨看得一愣一愣的。

    不说秋果细雨愣了,就是夏皇后和华嬷嬷, 还有夏皇后带过来的那几个宫女,也是被她的举动,整得一愣一愣的。

    而被夏皇后叫出来对萧婉词动手的两个宫人, 看到她手中的鸡毛掸子, 更是脸色一变, 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频频看向发号施令的夏皇后。

    可惜,夏皇后无动于衷,并没有下达撤回来的命令。

    萧婉词对着上前的两个宫人,扬了扬手里的武器,示威道:“来吧,过来一个打一个,过来两个我就打一双。”夏皇后她不敢动手,区区两个狗腿子,看她敢打不敢打。

    夏皇后此时真被她的举动气得不轻,再加上萧婉词示威性的动作,还有众位宫人看向她的眼神,顿时让她恼羞成怒,还有一种骑虎难下之感。

    她知道,今日她要是不收拾曦贵嫔一顿,以后在宫人面前,她恐怕很难再树立起威信,就是传到了后宫,也会被众人嗤笑她这个做皇后的无能,连个正三品的妃嫔都收拾不了。

    夏皇后第一次感觉到了曦贵嫔的难缠!

    她对着跟在身后另三名宫人挥了挥手,道:“你们几个也过去,本宫就不信了,还收拾不了她这个贱人!”

    说到‘贱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说的是咬牙切齿,还有看向萧婉词的眼神,更是跟淬了毒一样。

    “娘娘,要三思啊。”旁边的华嬷嬷眼见事态越闹越大,忍不住的劝说夏皇后。

    曦贵嫔现在处处挑起自家娘娘的怒火,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让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安感。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都这时候了,夏皇后哪里肯听劝啊。

    “你们几个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夏皇后对着几个只发愣,却不动的宫人催促道。

    她就不信了,五个对三个,还收拾不了一个曦贵嫔。

    几个宫人一看,得了,自家娘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看来今天收拾不了曦贵嫔,她们几个回去也别想好过,那就只能迎头上了。

    萧婉词手拿着鸡毛掸子,全阵以待,还将秋果细雨护在了自己身后。

    一时间,正殿内两军对峙,情景诡异,一方严阵以待,一方打算强攻,紧接着,就是两方人马战作一团。

    萧婉词使劲挥舞着自己手里的武器,对来犯之敌那是毫不手软,顿时打得五个宫人疼得哎吆哎吆叫个不停。

    夏皇后瞬间脸黑。

    她没想到,曦贵嫔对她的人真敢下死手,瞧那鸡毛掸子挥的,一下比一下用力。

    “你们都是废物吗,五个连三个也制服不了,本宫要你们何用!”夏皇后怒气冲冲的叫道。

    在她心里,一个制服一个,剩下的两个就能收拾了曦贵嫔,可现在倒好,五个人连曦贵嫔的边都没摸着,简直丢死人了。

    夏皇后这一叫嚷,五人只能忍着疼痛,更卖力的强攻了,而萧婉词手里的武器挥的更狠更快了。

    这时,萧婉词凭借着身高上的优势,从被她打得拿胳膊保护自己宫人的身后,猛然瞧见了小五子身影。

    只见他站在殿门口,一脸焦急地瞧一眼乱作一团的她这边,又一面频频转过头看向殿外面。

    萧婉词心道坏了,光打的高兴,竟把皇上这茬子事给忘了,小五子既然到了,不会是皇上也到了吧。

    她这一分神不要紧,夏皇后的五个人,终于忍着疼痛挤到了跟前,两方人马一汇聚,顿时挤作了一团。

    近身作战,那鸡毛掸子的威力,就大打折扣了。

    而夏皇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她倒要看看,过会儿曦贵嫔要怎么逃出她的手掌心。

    此时她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个恶毒的想法,她要一不做二不休,趁机毁了曦贵嫔。

    只有真正毁了曦贵嫔,她才会没有了得宠的机会,才会让皇上彻底的厌弃了她,到那时,三皇子就能彻底的属于她了。

    “给本宫狠狠的教训曦贵嫔这个贱人,狠狠的掌贱人的嘴,看贱人以后,还敢不敢挑衅本宫!”

    夏皇后这会儿真的疯了,看着萧婉词一脸的桀桀不驯和嚣张,心里的怒火让她瞬间失去了理智,打算等制服了曦贵嫔,她就亲自动手。

    这会儿最着急的莫过于华嬷嬷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趟玉芙宫之行,竟然变成了一场凤仪宫和玉芙宫的混战。

    这要是传出去,皇后娘娘堵着曦贵嫔厮打,像什么话呀!

    闹到这种程度,哪里还停得下来,萧婉词劲头十足的要大展身手一番。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凭借着身材高挑,最后看了一眼殿门口的小五子,心里想着,但愿皇上来的时候,不要被这里的场面刺激的直接晕了。

    可就是这最后一眼,她瞬间改变了主意,因为她发现小五子竟然跪下了。

    这代表着什么,萧婉词的心思转得极快,她猜想,难道皇上这是到殿门口了!

    因为夏皇后等人是背对着殿门口的,自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此时她的表情越发狰狞,一口一个使劲教训贱人的话,从她口中蹦出来,全无半点皇后该有的仪态。

    前一刻还卵足了劲头大干一场,后一刻从萧婉词口中喊出地却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就饶了臣妾吧,三皇子可是臣妾的命根子,您不能把他抱走啊,皇后娘娘,臣妾求求您了,皇后娘娘!”

    那震天哀求的声音,喊的那是字字清晰,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丝犹豫,下起手来又狠又准。

    满殿的人稍稍有些懵,就是狰狞可怖的夏皇后此时也住了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婉词,心里纳闷,曦贵嫔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难道她看见自己讨不着好了,终于想向她求饶了?

    她冷笑一声:“你这个贱人,现在才知道求饶,晚了,本宫今日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最后那死无葬身之地几个字,还是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说的,可见是有多恨了。

    “夏氏,你来跟朕说说,你想让曦贵嫔怎么死无葬身之地!”卫离墨洪亮冰冷的嗓音忽然从殿门口响起,只见他说着话,大步流星的就朝这边走来,俊美无俦的脸上更是冷然一片。

    顿时,殿内安静下来,刚刚还在大打出手的众人也不打了,叫嚣的夏皇后也立马哑了声,霍然转身,看向卫离墨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不可思议。

    紧接着,众人哗啦啦的跪了一地,那几个动手的凤仪宫宫人,更是吓得抖如筛糠,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而秋果和细雨却是松了一口气,这场闹剧终于要结束了。

    “皇上!”夏皇后一边行着礼,一边心里惊恐不安。

    她刚刚最不堪的一面,一定已经被皇上瞧见了,可想到曦贵嫔刚刚如泼妇一样的举动,也同样被瞧了个正着,她又好受了一些。

    不过,她心里又有了另一个疑问,许久不来玉芙宫的皇上,怎么就会突然出现在玉芙宫了呢。

    夏皇后低垂着头,微微向后撇了撇,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同样规规矩矩跪在地上给皇上行礼的萧婉词,猜测道,难道她一到玉芙宫,曦贵嫔这个贱人,就派人去乾元宫请了皇上。

    这样一想,她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皇上和曦贵嫔不是闹掰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赶来了玉芙宫。

    “皇后好大的威风,偌大的凤仪宫不够你摆谱的,竟然跑来玉芙宫喊打喊杀,你告诉朕,你就是这么当皇后的。”卫离墨剑眉一挑,瞪视着跪在地上的夏皇后,就是一顿冷嘲热讽。

    夏皇后一脸焦急解释道:“不是的,皇上,您听臣妾解释,是曦贵嫔对臣妾无理在先,臣妾才想着让宫人小小的教训她一下,没想到曦贵嫔胆大包天,不仅打了臣妾的宫人,还辱骂臣妾,臣妾一时没忍住,才会失了仪态。”

    “是吗。”卫离墨冷笑一声。

    这话说出来,恐怕连夏皇后自己都不相信吧,说的避重就轻也就罢了,还把错处一股脑的推给了曦贵嫔,真当他是傻子了。

    “是、是的,皇上,情况就是这样的。”夏皇后忙不迭的重复道。

    这时,她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语气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高昂:“皇上,您不知道这个曦贵嫔有多可恨,不仅对臣妾不敬,还对臣妾用武,您看,她手里的鸡毛掸子就是证据。”

    说着话,她转过头一伸手,就指向了那件被称为武器的鸡毛掸子,可是不知为什么,那把应该在萧婉词手里的鸡毛掸子,此时却跑到了一名凤仪宫宫人手里,而那名宫人不知是紧张的,还是怎么一回事,就是紧紧攥着鸡毛掸子不撒手。

    低垂着脑袋、恭恭敬敬跪在地上行礼的萧婉词,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要说这把为她贡献良多的鸡毛掸子,是如何到了凤仪宫宫人手里的,那就要说起她的丰功伟绩了。

    其实,她就是耍了一个心眼,趁着皇上进来那会,夏皇后手忙假乱顾不上其他,而凤仪宫的宫人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她就是那个时候,悄悄将东西塞到了一个离她距离最近的宫人手里。

    至于皇上有没有看见,她也不知道,因为就算看见了,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也可能装作看不见。

    所以,她做起这件事来,根本毫无压力。

    别人有没有瞧见不知道,反正跟在身后的赵庆是瞧见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