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89章:偶然遇见的侍者

    “真可怕。”

    班达克在搓完澡后,安适地在盛满热水的木桶里泡了一会儿,客房的浴室是带着临街的窗户的。此时正是正午,街上的行人的喧哗声如潮水一般拍打在班达克的耳边。

    天边的阳光投映在班达克身前的水面上,如果不去计较沉到桶底的那些玩意儿的话,店里提供的热水的水质还是很好的:清新透亮。

    “现在应该算是春天了吧。”班达克看着水中泛起的波纹,轻声说道。

    在从皮克身上套出解药的过程中,他们已经算是遇上了不少的暗面组织成员。

    昨日在公会发生的事,已经被地精族封锁住了消息。就连当时在场的政员也被勒令:不许将公会内的争斗传播出去。

    那么,在了解内情的人中,无论是地精国还是龙族与侏儒族,第一时间,想要接洽的,应该就是康德他们了吧。

    刚从性命攸关的劫难中脱身的班达克,并没有过多地去考虑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

    在他的心里,只是充满了对生命的感恩而已。

    在班达克还在浴室里安静休养的时候,康德与埃布尔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客房。

    两人慢步走到了旋转楼梯的入口,埃布尔探出身子向一楼大堂打量着。

    来店里用餐的食客比起前几天少了许多,大多是兽族男子们的突袭带来的影响。

    “陛下,你说的那名厨师,不会就消失了吧。”埃布尔一边注意着在大堂内活动着的侍者们的行踪,一边向康德搭话道。

    “应该还会再见的吧。”康德想了想,回答道:“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真是个神秘的人呐...”埃布尔感慨道。

    他们二人在过去的三天内,没少打听关于餐厅厨师的事。只是得到的消息少之又少。

    整间旅店的侍者似乎都联系不上这个神秘人物。甚至在今天,一位信使走进店里,说有人拜托他送来一封辞职信。而这封信,确实是那名厨师所写。

    “我们上楼看看吧。”康德在楼梯口徘徊了一阵,在心里做下决定以后,对埃布尔说道。

    “上面?”埃布尔用手指着四楼的方向,轻声问道。

    “嗯。走。”康德点头答道。接着便迈开了腿,走上了通往四楼的楼梯。

    “等等,陛下。”埃布尔在打量一眼四周之后,佝偻着腰,对信步向前的康德呼唤道。

    康德回身打量了他一眼。之后,两人以同样的姿势,小心翼翼地向四楼攀登着。

    “诶?康德大人、还有埃布尔大人?”一道颇为耳熟的声音传到了两人的面前,让跟在康德身后的埃布尔不禁吓了一跳。

    康德倒是反应很快地匍匐在楼阶上,做出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在看到逐渐向着自己靠近的人影后,才面带笑容地直起身,看着面前的半兽人男子,回应道:“尼特,是你啊?”

    “两位大人怎么会在这儿?”尼特在与康德平阶的地方停下,疑惑地问道。

    “埃布尔不小心把我的戒指弄丢了,我们俩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找到。就想了想,戒指会不会掉在了楼梯上。”康德快速地解释道。

    “可...这里是通往四楼的楼梯啊。”尼特扭头向楼上望了一眼,在确认那确实是四楼以后,不解地问道。

    “四楼...啊,四楼!”站在一旁的埃布尔出声道:“我俩光顾着看楼阶了,没怎么注意。不然怎么会找到这儿来呢?”

    “哦,原来是这样。”尼特愣愣地点头道:“四楼是我们老板专用的楼层呢,虽然这样说,不怎么合适:但作为店里的侍者,我们还是希望康德大人与埃布尔大人尽量避免出现在这样的场所。”

    “嗯。”康德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康德大人,你丢的那枚戒指或许可以通过店里侍者的帮忙,帮你找到。”尼特在一本正经地交待完店里的规矩后,向康德热心地建议道。

    “不用了。”康德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摆了摆手说道:“并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只是初来小镇是在商贩那儿购买的礼物罢了。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问你?”

    “什么...问题?”尼特心虚地问道。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儿?”康德直直地盯着尼特,并问道。

    “我...是来为老板收拾东西的。”尼特在几番踌躇后,坦诚交待道。

    “你见到特鲁宾了?”埃布尔听到尼特的回答后,立即瞪大了眼睛,大声质问道。

    “嘘!”尼特赶紧将食指立在自己的面前,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着急地说道:“请你小声一点。特鲁宾大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我想你们也知道。这次他准备把店里的事务交给我,也是因为信任我的处事能力。请你们不要把这件事传播出去。”

    “你们什么时候见面的?”康德在这时才注意到尼特的左手边提着一个方形的包裹,大概是为特鲁宾整理的行李吧。

    “前一天。”尼特对康德二人的问话,表现得十分别扭。

    “他让你带给他的东西,有什么?”康德皱了皱眉,继续追问道。

    “这...”尼特始终犹豫着,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口。

    “这么小的包裹,不会是装的是些小物件的金银翡翠之类的吧。”埃布尔猜测道。

    尼特在听完这句话后,将手中的包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望向康德与埃布尔的眼神中带着不可置信。

    “看来特鲁宾是真的想离开这座小镇了啊。”埃布尔立即了然道:“估计以后也不会回来了吧。”

    “老板会回来的。”尼特欲哭无泪道:埃布尔的话戳中了他内心的担忧。

    “你现在要去见他,对吧?”康德静静地注视这面前的这位年轻侍者,在看到他眼角的湿润后,心里流露出了一丝惋惜之情。

    “你们...”尼特咽了咽口水,不安地开口道。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抢你为特鲁宾准备的这些硬通货?”埃布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用一句话点醒了尼特。

    890章:思考角度的差异

    尼特的视线在埃布尔与康德两人的脸上来回打量着,最终被两人所表现出的坦然所折服。松下一口气,回答道:“现在我这么不认为了。不过,我还是不能把与老板见面的信息透露给你们。”

    “没关系。”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回应道。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康德便对尼特告别道:“你忙你的,我们就先离开了。”

    “这...”尼特望着康德的背影,无措地开口道。

    埃布尔瞥了康德一眼,对尼特眨了眨眼,也抬腿离开了。

    两人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内。

    “陛下,需要派人去跟一趟尼特吗?”埃布尔在关上客房的房门后,对正在整理自己的外套的康德问道。

    “不用。”康德摆了摆手,说道:“没有必要。”

    “那好吧。”埃布尔拍了拍自己身上粘上的灰,将外套挂在了玄关处的衣架上。继续说道:“特鲁宾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也真是够果断的。”

    康德招呼着埃布尔在茶桌边坐下,在听到这句话后,不紧不慢地为埃布尔斟上了一杯茶。接着回应道:“监察所的大树都倒了,这条街上的生意也变得不好做了。这时候不走,还得待到什么时候才算合适?只是可惜了他收养的这一批半兽人孤儿们。”

    “店里的生意确实没有以前红火了。”埃布尔在饮下一口茶后,咋着嘴说道:“不过,尼特他们要是只想着图个温饱,老板留下的人情还算是不错的。”

    “呵呵,或许尼特能变身为第二个老板也说不定。”康德瞥了他一眼,举起茶杯,说道。

    “那不太好吧...”埃布尔的身形一顿,皱着眉说道。

    “现在店里所采用的资源,没有老板自身的人脉,是借鉴不来的。”康德判定道:“人在店在,如果人就这样走了。这间旅店也不会是以前那番景象了。”

    “原来如此...”埃布尔低头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叹息。

    两人直到第一杯茶饮完,都没再开口交谈过。

    “去看看班达克吧。”康德并没有再继续专注于这个话题,而是对埃布尔吩咐道:“在房间里待着太闷的话,还是随便走动走动比较好。”

    “好。”埃布尔点头道。之后便站起身来,向班达克的客房走去。

    “咚咚!”埃布尔举手敲了敲房门,大声喊道:“班达克。睡了吗?”

    在门外静静地待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听到门内传来的回应。埃布尔站在原地踌躇了一阵,最终还是尝试性地扭开了门锁。

    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一股白色的雾气迎面扑来,热热的。

    “嗯?”埃布尔不禁疑惑地出声道。并且抬手摸了摸自己被热气袭击过的脸:是水汽。

    在回过神来后,埃布尔发现自己的视野已经被白色的雾气填满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则是躺在木桶内酣睡的班达克。

    “班达克!你在做什么!”埃布尔急匆匆地向浴室跑去,在看到不断流水的热水水管以及在浴缸内一动不动的班达克后,立即气急地大喊道。

    浴室内积蓄的水一经漫过了埃布尔的脚踝,这样想来班达克在一个半小时以前便睡着了。

    埃布尔踮着脚将热水管的开关彻底拧住,在水流通过排水口逐渐消减之后,他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脚上那双被淋得湿透的皮靴。气愤地走到了木桶边,伸出双手摇晃着班达克的上身,并喊道:“班达克!醒醒!”

    “啊...埃布尔,你怎么在这儿?”班达克就这样被吵醒了,在他迷蒙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对埃布尔的出现感到几分疑惑。

    “你看看这浴室。”埃布尔的怒火被班达克脸上的表情堵回了胸口,在做了几个深呼吸后,闷闷地说道。

    “啊?啊!!!”班达克不明所以地望向自己视线所及的地方。在发现四周一片狼藉的场景后,忍不住吃惊地大叫道:“怎么会这样?”

    “你这个混蛋!倒在浴缸里睡觉,还不关水!”埃布尔在浴缸边的矮凳上坐下,对班达克粗暴地解释道:“要是我们回来的晚一点儿,或者没想到来照看你。你可就得被自己淹死了。”

    “多谢你。”班达克难为情地说道。被自己淹死,如果是以这样的方式死掉,估计自己就算登上了天堂,也会被战友嘲笑的吧。

    “赶紧从浴缸里出来吧。”埃布尔指着班达克的双手,说道:“你看,你的手都被泡得发皱了。”

    “好。”班达克“唰”地从浴缸内站起身,用一张浴巾将自己的下半身围住。走到了洗漱台前,开始洗漱。

    “肚子饿了吗?我去让侍者准备一些饭食。”埃布尔在生气过后,还是更加关心班达克的身体恢复状况。

    “有一点。”班达克正在漱口,所以不怎么方便说话,所以只是转身指着自己的肚子,对埃布尔简言回答道。

    “嗯。”埃布尔点了点头,缓缓地站起身。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向班达克泡过澡的浴缸内瞟了一眼。在看到那些墨绿色的污垢后,皱着眉问道:“这些是从你身上排出的毒?”

    “嗯。”班达克向埃布尔所在的方向望去,在明白他所指的东西后,点头道。

    “皮克跟我们说:其实‘吟迟’的虫卵,在你喝下解药的那一瞬间,就离开了你的体内。但是他们的毒素主要积蓄在它们的排泄物中。所以你需要在饮下解药之后的几天,不断清理体内排出的毒素。”

    班达克缓缓地转过身,望向埃布尔,惊异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虫卵在我的身体里...排泄?”

    “嗯。”埃布尔带着诡异的笑容,掩面说道:“我就说嘛,怎么感觉你前几天肿了许多,不过,现在能瘦回来,是件好事。”

    班达克彻底明白了,这小子是在存心调侃自己。可自己是真的接受不了去想象虫卵在自己身体里排泄的场景。

    891章:对前几日的叙谈

    埃布尔的话让他忍不住想要再把自己的身体清洗一遍。

    “你快出去,我要再洗一遍澡。”班达克一边把埃布尔往门外推,一边说道。

    “还洗啊!”埃布尔倒是意外地愣了一愣,毕竟他说的话只是为了调笑而已。

    “我不洗会受不了的。”班达克将埃布尔推到浴室的门外之后,“咚!”地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留下埃布尔一人站在浴室的门外无奈地叫道:“你是要把最表层的那层皮也洗下来吗?随便洗洗就行了啊。你刚才闹得那一出水漫金山,小心楼下的侍者不给咱们这间房供水了,我和康德陛下在晚上的时候想要随便洗个澡都不成。”

    “知道了!”班达克的声音从浴室内传来。

    “唉。”埃布尔耸拉着肩膀从班达克的房间内走了出来,在看到康德所投来的眼神后,无奈地解释道:“班达克他...还在洗澡呢。”

    “你的靴子怎么湿了?赶紧去换双干净的吧。”康德并没有怎么在意埃布尔口中的解释,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但是在之后眼尖地发现埃布尔在地板上踏出的水印后,担心地出声建议道。

    “是。”埃布尔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走到玄关边,将湿透了的靴子以及棉袜都换掉。在干净地收拾好了一切之后,坐回了康德身边的位置,接过了康德递在自己面前的热茶。

    “陛下。”埃布尔向班达克所在的房间张望了一眼,接着望着康德问道:“那我们之后还要去四楼收集特鲁宾留下的证据吗?”

    “算了吧。”康德摇了摇头,说道:“特鲁宾既然能想到让尼特为他收拾行李,楼上的那些证物,对我们来说也大多是没有价值的。如果在此之后,特鲁宾的身份被岛上的人查了个明白。那些东西或许还能将这间旅店保下来。”

    “嗯。”埃布尔在细想之后,同意了康德的决定。

    两人对视一眼后,齐齐笑了起来。之后便开始闲叙起其他比较轻松的话题。

    不一会儿,班达克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从自己的客房内走了出来。

    “你们在聊什么?”在茶座边坐下后,班达克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埃布尔笑道:“只是在聊初次上岛时的事罢了。”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班达克笑着说道:“不过,班达克你第一次上岛的时候,应该是精灵国刚发现侏儒族消失了的时候吧。”

    “嗯。”埃布尔回应道:“那时候我只是一名从军的普通士兵罢了,队里的领队带着我们翻山越岭地走到了这座小镇。好像是去年夏天的事了吧。”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啊。”班达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我都是今年春天的时候,初来这座小岛的。自然会觉得惊异。”康德对班达克的反应好笑地说道:“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对了,我还没跟侍者交待午餐的事呢。”埃布尔在听到康德的话后,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开口道:“你们先聊着,我去跟侍者打声招呼。”

    “好。”

    在话音落下后,埃布尔便立即离席向客房的门外走去。

    “其实我也不是很饿来着。”班达克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只是在泡完澡后,突然感觉,有了点胃口。”

    “呵呵,别人都是通过泡澡消减食欲,只有你是在泡澡后生出了肚子饿的想法。看来这一副解药下去,确实对你的身体有着不小的改变呐。”康德看着面前健康的班达克,心情甚好。话也比平常多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班达克捂住了自己的脸,耳朵则是一片通红。

    自己平常的饭量挺大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皮克给的解药大概只是在排解毒素的同时,为自己的身体维持最好的状态,填补了元气吧。只不过当疗效维持到最后,肚饿的感觉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康德饮了一口茶,对班达克问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变得有力量了起来。反倒是前几天的时候,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自己接触到的东西的都不是真的,而是想象出来的。没有在‘活着’的实在感。”

    在陈述的过程中,班达克的语气逐渐变得悲伤了起来。

    这些话,他是准备带到坟墓里去的。在康德与埃布尔在安慰他的时候,他也忍着没向他们表述自己的内心有多痛苦。

    现在身上的蛊毒被治好了,也就能将过去的事平静地说出了口。只是在提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带入了那时的情绪。

    “你说的是...在获得之前的事吗?”康德的语气显得十分温和,现在联想起来,那时班达克所表现出的坚强:超出了他的想象。

    “嗯。”班达克默默点头回应道:“这样的经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吧。或许有了这一段故事,我在以后面对遭受这般事故的人群的时候,也能更加理解到他们的心情。”

    真善良啊...康德被班达克的话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心里默默念道。

    能把自己身上的疼痛转化为包容别人所受的疼痛的力量的存在。这是得有多优良的天性,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嗯,这样挺好的。”康德在思考再三后,对班达克点头道。

    “我这样,是不是挺白痴的?”班达克自嘲道。他作为军人,从进入军营后便受到重用,一路高升,甚至成为了军队统领。充斥着他的生活的:只有战场上的战术以及康德交给他的任务。他位处在同龄人够不着的位置,自然也不怎么清楚,像他这般年纪的普通人是如何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的。

    “我认为,人能有幸出生在这个世界,就一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康德平静地回答道:“可这世界这么大,私心创造出我们的神明也不会是存在于俯视着我们的高地。”

    892章:痊愈过后的午餐

    “陛下,你说的是?”班达克听得一愣一愣的,但始终没搞清楚康德在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到了最后,疑惑地开口问道。

    “我的意思是,感觉活着是件好事的话,就好好地活下去吧。”康德笑着说道:“作为不怎么寻常的一部分人,好好活着。”

    “是。”班达克在听完康德的话后,眼角不知觉溢出了湿润。在康德话传达到他心上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一阵酸楚涌溢而出。

    “咚!”在这时,两人都听到了玄关处传来的关门声。方才离开的埃布尔领着侍者走了进来,两人合力将餐车抬上了玄关的台阶。

    康德瞥了一眼餐车上陈列的餐盘,奇怪地问道:“怎么有这么多菜,我俩不是已经吃过午餐了吗?”

    “我让侍者准备了一点下午茶的甜食。”埃布尔笑着解释道:“不过这里的大部分菜色还是给班达克准备的。医生不是说了吗?睡醒的第一餐一定得吃饱才行。”

    康德闻言想了想,对侍者打招呼道:“辛苦你了,我们等会儿会把餐车一并送回后厨的。”

    “没事。因为埃布尔大人一直在搭手帮忙。”侍者从餐车上取出垫巾,将其平整地铺在了茶桌上,不怎么好意思地回答道。

    “店里最近好像有点忙,我就让他和我一起把这架餐车端上了楼。”埃布尔脸上的表情十分明朗,坦坦荡荡地说道:“小伙子,把这餐布整理好后,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你去忙你自己的。”

    “多谢埃布尔大人,我先告退了。”侍者在收到埃布尔的指示后,退到了一旁,鞠躬告退了。

    班达克亲自将侍者送到了门外,在回到改造为餐桌的茶桌旁的时候,三人的位置都已经摆好了旅店提供的餐具。

    在埃布尔将一道道菜肴的餐盖揭开之后,班达克惊叹道:“这些,我吃不下的吧!”

    “放心吃,这些都是从我从医生那儿要来的食谱搭配而成的。”埃布尔对班达克眨了眨眼,说道:“不要有心理负担就成。”

    “...嗯。”班达克咽了咽口水,点头道。

    “先喝点开胃酒。”埃布尔用毛巾将冰桶内的香槟裹在了手里。只不过在看到康德眼神后,立即停下了动作,出言解释道:“医生说,适量饮酒是对身体有好处的。班达克,你少喝点儿。”

    康德无奈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再出言阻止埃布尔的行动。

    班达克看着埃布尔给自己斟酒,笑着问道:“你不会是打着我的幌子,从哪儿弄来了一瓶好酒吧。”

    “这...”埃布尔在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被戳穿后,立即掩饰道:“怎么可能,这可是我让店里的伙计给我留的好酒。就是为了用来庆祝你久病初愈的。”

    康德在听到埃布尔的解释后,好笑地咳嗽了两声,调笑道:“你这解释,和班达克刚才说的不是一样吗?”

    “啊!我...”埃布尔愣了愣,在反应过来后,泄气道:“好吧,班达克说的是对的。”

    “哈哈哈哈。”班达克与埃布尔相视一眼,大笑了起来。

    “埃布尔,我以前可没发现你是个贪好酒的酒鬼啊?”康德在品下一口香槟后,开着玩笑地说道。

    “我当然算不上是嗜酒如命的酒鬼。”埃布尔满面笑容地说道:“只是陛下你都说这酒是好酒了,我自然是想要尝一尝。”

    “这酒...”班达克在喝下一口香槟后,梗着脖子说道:“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和我在卡拉迪亚的酒楼里说的酒...不怎么一样。”

    “调配的法子不一样而已。”康德摆了摆手道:“喝这种酒,更容易最些。班达克,你还是先吃菜吧。”

    “嗯。”班达克认同地放下了酒杯,用雪蛤汤漱了漱口。之后便拿起手边的刀叉大块肉剁了起来。

    埃布尔沉浸在美酒的气氛中,并没有怎么在意班达克的吃相。

    等到几近醉倒过去的时候,埃布尔才发现:班达克已经将他面前的菜品扫荡一空。一脸满足地喝起了汤。

    “你还说你吃不了那么多...”还没来得及把嘴里的话说完,埃布尔便“咚!”地一声倒在了茶桌上。

    康德被这一声动静吓得回过身来,在看到埃布尔瘫倒的样子后,叹了口气,说道:“这家伙明显不会喝酒嘛。”

    “我把他扶回房间里吧。”班达克主动请缨道。

    “好。”康德轻轻地点头答应道。

    “嗯。”班达克从自己的位置站起身来,将身边的埃布尔搀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向他的客房走去。

    康德在目送他俩离开后,看着埃布尔位置前摆放着的甜点,默默地将自己已经空了的盘子与之对换。拿起银制的勺子,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

    知道班达克安置好埃布尔,回到正厅内的时候,面前的糕点仍剩了大半。

    “殿下,你不是已经吃过糕点了吗?”班达克在坐下以后,疑惑地向康德问道。

    “嗯,”康德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回应道:“我以为自己能再吃一些的,结果还是没能把埃布尔的这份吃完。”

    “交给我。”班达克扬起了笑容,将康德面前摆放的甜点移到了自己的面前,用叉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康德静静地看着他把甜品吃完,在最后,为班达克斟上了一杯清茶,并开口问道:“很甜吧。这家旅店的甜品,口感不错,只是甜霜加得多了一些。”

    “没事。”班达克被甜得乍舌,只不过还是摇了摇头,否定道。

    “喝点茶吧。”康德将茶杯递在了班达克的手里,劝道。

    班达克在接过茶杯以后,立即灌下了一整杯热茶。口腔内的甜腻感终于被茶水的味道给冲淡了一些。

    “这甜品,或许就应该和茶一起用。”班达克回味着嘴里的清香与甜腻,不禁感叹道。

    “呵呵,你说的是对的。不应该吃得那么急的。”康德笑着说道。

    班达克站起身来收拾餐桌,而康德负责把碗碟以及各种器皿整齐地叠在一块儿。

    893章:

    在把一切收拾整齐后,班达克独自将餐车担到了门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