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九十九章 黄浦江中照天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孤便是李华宝!你们口中的李二蛮子!汝等的功名富贵,尽在孤身上!有胆量的便来取!”

    商贸区与清军阵线之间的空地上,李华宝白马红袍,束发金冠,一骑绝尘。身后数十骑护卫,手中擎着他的认旗和军旗,紧紧追随。马是一色的天方骏马,毛片鲜明,体格高大,鞍韂嚼环鲜明,便是那些金属饰物,也在夕阳下闪耀着可爱的光芒,想必都是用黄金打就。人是精壮汉子,虽然在清军八旗眼中,这些人的骑术一般,顶多能够在战场上完成控马、驾驭、避开障碍物等基本动作,但是,却有一点好处,那就是队形保证的极好!从刚刚出阵,到往来奔驰了数圈队形依旧紧凑,不散不乱。这一点,便是向来以骑射之术马上搏杀为立身之本的八旗满洲也是自叹不如。

    数十骑便在散布着尸首与破碎的车辆,燃烧的军旗,散乱的兵器的战场上,万分装逼的拉着仇恨。

    在他身旁百余步,便是清军的绿旗兵大队阵列。数万人齐齐的站立在此。人群此起彼伏的骚动着,但是却没有人胆敢上前。

    商贸区内的守城军民,却被李华宝的叫阵喊声激励的热血沸腾。有人随着李华宝的节奏呐喊,渐渐的,城内的军民百姓官员商人纷纷高声呼喊,“汝等功名富贵尽数在此,有胆量的只管来取!”

    城内不曾搬走的几十位士绅,听着城外李华宝的呐喊声,不由得捻着胡须怡然大乐,从李华宝那句十分僭越造次的自称之中,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信息。留在商贸区同李华宝共进退这一宝,他们押对了!从此便可以以“同二公子在上海危城之中共克时艰”的资历自居。有了这一重在炮火硝烟中共度的因缘,他们可以做很多的事,可以通过这一点,像母体通过脐带向胎儿输送营养,促进血液循环一样,来完成他们对李华宝这个宏武军中最有可能继承大位的未来之主的改造,让他符合他们心目中的圣明之主标准。

    按照宗法制度和继承制度,李华宝是李守汉的正房妻子盐梅儿所生之长子。虽然排名是第二,但是毕竟是嫡子。而长子李华宇业已阵亡,那么李华宝便是名副其实的嫡长子。无论是立嫡还是立长,李华宝都是当之无愧的人选。

    欠缺的,便是军功。

    所以,这些留在上海商贸区不曾逃走的官员士绅商贾们,便要齐心协力的帮助李华宝守住这商贸区。一来为了自己的身家,二来也是为李华宝在李家的功劳簿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都是熟读史书的人,都知晓扶植一个君王能够获得多少利润。远的吕不韦自不必说,近一些的元太祖铁木真,班朱尼湖水盟誓,凡是同他走过那段艰难时光的,哪个不是大元朝的开国元勋?朱家父子的手下功臣,更不必说。便是他李家,当年跟着李守汉从守备府一路走来的各个家族,哪个不是从偏僻之地的土包子一跃成为豪门巨富?都成了翻云覆雨,搅动风云的人物。这么多的先辈榜样在,他们可以,咱们为啥不行?!

    “火铳手准备!等李二蛮子再从咱们面前过的时候,你们百十只火铳一齐开火!”清军队伍里,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总兵赵守镇点手唤过自己的亲兵头目,让他去安排。

    借着人群和旗帜的掩护,他手下的二百火铳兵手忙脚乱的将火铳装好子药,等候着李华宝再次奔驰而过。

    “上前!”

    “开火!”

    眼看着李华宝的认旗由远而近,赵守镇不由得一阵狂笑,他大吼一声,命令手下火铳兵从队列后面上来,对着李华宝开火。

    顿时,清军队伍当中响起了一阵阵的火铳声。

    这突如其来的火铳射击,将清军和宏武军都吓了一跳。清军的队伍一阵骚动,有的部队向前几步,准备出击,有的部队则是向后退了回去。

    “娘的!是哪个混账王八羔子下令开铳的?!”中军本阵之中,大将军勒克德浑也被下了一跳。他不担心别的,他只是担心一旦李华宝被火铳击中,他该如何面对宏武军疯狂的反击和报复?

    商贸区内的守军,则是无不心猛地往下一坠。大少帅李华宇同清军作战,中枪身亡,如果今天二少帅李华宝也不幸,那咱们该如何向主公交待,如何向天下人交待?

    但是,等火铳声停息下来,人们惊讶的发现,李华宝毫发未损。为了向敌我双方的人们宣布,他一把将身后掌旗官手中的那面军旗夺过来,擎在手中左右摇摆,口中更是呼呼大喝。

    “二少帅上应天命,神灵庇佑!”

    “宏武军顺天应人,诸神保佑!”

    “主公洪福齐天!”

    城中军民,有脑子反应快的,当即便高声呼喊出新的口号,引得全城军民随之欢呼。一时间,商贸区军民士气抵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相反的,清军这边士气低落到了极点。本来嘛!人家打咱们,那火铳响处总会有人倒下。可咱们这边集中了二百支火铳,居然一个弹丸都没沾到人家李二公子的衣襟!

    “南蛮商人都说李守汉是被天帝选中之人,那岂不就是真龙天子了?他的儿子自然也是上天星宿下界,这如何能够伤得了他?”清军队伍当中渐渐的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昨日一场大战,清军溃败。勒克德浑以八旗兵马监押淮北各军,以淮北各军收容淮南江南降兵。好不容易才将败兵收拢完毕。好在,李华宝志在守城,并没有放出兵马追击,不然的话,勒克德浑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今日一出阵,勒克德浑二话不说,先将昨日几个败退的绿旗兵各镇各营的数百名各级军官尽数绑在马后,令骑兵纵马奔驰,硬生生的拖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团烂肉,让他们的惨叫呻吟声在整个清军阵列之前响彻。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得惨叫声从高到低,渐渐消失。

    之后便是拉出二千余名率先败退的逃兵,各营各镇分得数目不等的几十上百个,在自己的队列前斩首示众,更将人头用矛尖挑起,在阵列之中来回巡视,让每个人都看得到。

    “这便是临阵脱逃、畏缩不前的下场!”

    一边是拼死向前能够获得的金银财帛荣华富贵,一边则是逃回来之后的大刀利斧,惨叫呻吟,甚至是家眷被投入军妓营,绿旗兵官兵们眼睛开始发红了。

    “本王也同这群南蛮在辽东交过手!乃是前明军中赫赫有名的京营模范旅!也是出自南蛮一系的兵马!但是,本王告诉尔等!本王打赢了他!”岳乐也纵马在军前现身说法,为兵丁们鼓劲打气。

    “阵型散开!越散开越好!南蛮的火炮火铳便打不着你了!”

    “一拨一拨的冲上去!间隔不要太远!不给南蛮以装填炮子火药的时间!”

    “刀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刀盾兵冲进壕沟同南蛮肉搏,这群蛮子本王清楚,火器犀利,拼刺凶狠!但是,全仗着结阵而战!战壕之中狭窄,他们结阵不得!冲进壕沟,你们就摸到了商贸区里那堆积如山的金银了!”

    岳乐不停的大声嘶吼,将同模范旅作战的经验,清军在塔山防御时的经验,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告诉那些绿旗兵的军官。

    很快,一条进攻的波浪线便出现在了商贸区前。

    而岳乐本人,则是再度被勒克德浑打发到后队去做战场警戒。

    从前阵往自己本阵走的路上,岳乐便听到了背后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喊杀声。隆隆的炮声,密如爆豆般的火铳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咒骂声,冲进战壕的欢呼声,在战壕内反复搏杀刀枪相击的撞击声。

    “哼!大将军忒也小气了!明明是咱家主子的主张,他却让主子回去在后面喝西北风!呸!”几个包衣忿忿不平的发着牢骚,他们是看到清军按照岳乐提出的战术动作,拉开了极宽阔极稀疏的阵线,向商贸区扑去,并且让宏武军引以为傲的炮火火铳瞬间失去了效能。眼看着清军已经在战壕内同宏武军展开了肉搏战,人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有望,自己却要陪着自家主子去后阵压住阵脚,担任战场警戒任务,自然是心中牢骚满腹。

    “再要满嘴胡沁的话,小心本王的家法!”岳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治下家规军纪严格,他既然说了这话,众人也只得悻悻的往前行走。再也不敢提前方才的话。

    但是,耳朵却支棱起来听着远处隐约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